江西井冈山茶源“父子二进士”之谜

江西省吉安市井冈山市茅坪镇马源村茶源村小组是个古村,尹姓于元世祖忽必烈至元八年(1271辛未)在此开基建村,在五百里井冈也算是老土著了。几百年来耕读成风,虽没有人出将入相,但读书人中也曾出过一些有功名的人,尹氏族谱上就记载了茶源在清代,出现过尹清达、尹相甲“父子二进士”。

井冈山茶源一角

古代朝廷开科取士,三年一科考,考中进士是国家的大事,地方的大事,家族的大事,都要纷纷记录在案的。官厅和地方对“进士”“举人”的认定,是根据当时公布的黄榜等正式文书,如《登科录》之类,各地省志府志县志和类集也依此为据,流传过程中难免有传误和漏加之事。但家族是不会遗漏的,因为功名是家族大事,必会写进谱牒之中,以光宗耀祖、激励后代。家族又喜张扬抬举,均在取功名的当朝当时,就会刻制功名碑立于宗祠前或侧旁,所以今人考察历史上的“进士”“举人”等有功名的人士,除了看官书正档、志书类集外,就是找功名石刻,查阅谱牒了。

井冈山茶源尹清达、尹相甲“父子二进士”过去鲜为人知。族谱上记有尹清达系清咸丰庚申年恩科进士,其子尹相甲为清光绪己卯年进士,但查阅《吉安府志》和有关县志,进士名录中都没有尹清达、尹相甲的名字。清代咸丰己未即咸丰九年,朝廷已按例举行了科举考试,此科吉安府无一进士。咸丰庚申即咸丰十年,公元1860年。又科考,是皇上特准,称恩科,所取进士习称“恩进士”。清同治版《吉安府志》进士名录中记咸丰十年恩科吉安府有两名进士,即庐陵彭世昌、永丰刘宗岱。近年出版的《吉安历代进士录》一书增加一人,系莲花朱之杰。两典籍中均无尹清达之名。清光绪己卯年即公元1879年朝廷似未开科考试,尹氏族谱记尹相甲该科所取进士显然有误,故而其“父子二进士”难让人信服。

但我们细研究其族谱,对尹清达、尹相甲“父子二进士”,清末老族谱就有记载,相距咸丰十年和光绪己卯时间很近,同在清代,要假冒当代朝廷功名是很难的,一旦传出去是有欺君之罪而犯刑律的。何况从谱上记载,尹清达、尹相甲又系淡泊名利之读书人,即使考中进士,也没参加吏部的求官考试,只甘做个七品文林郎这样像今天非领导职务一样的闲官。既然无意功名利禄,又何苦去编骗个假功名呢?于是我们就在山村住下来,细细考察个究竟。

在马源村党支书魏成芳和村中老中医尹华芳带路引导下,我们在茶源村边一幢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干打垒仓库的墙基中,发现了嵌作屋脚的几块青石板功名石。其中三块有刻字显在外边,分别是:“咸丰庚申科冬月吉日”、“恩贡生尹清达位”、“己卯科岁进士”。这三块清刻古石碑解开了茶源尹清达、尹相甲“父子二进士”之谜:“咸丰庚申科冬月吉日”,应是尹清达中进士当年所刻所立。这种光宗耀祖的功名石一般是大小对称两块,两块功名石接近一人高,中上方均有棱形孔,便于在两块功名石之间竖起长木杆,杆上飘旗帜,远处即可望见,故有的地方称之曰旗杆石。功名石边款一定刻着是谁的功名,什么功名,何时所立。“恩贡生尹清达位”,表明尹清达是“恩贡生”。“贡生”,是京城朝廷主办的贡院(最高学府)的学生。“恩贡生”,是指这类贡生不是平常考取的,而是例外恩赐、保送的生员。贡生已有地位利禄了,逢科举年,贡生可以直接参加考试。正因为这样,咸丰十年恩科时,“恩贡生”尹清达考试就很可能没有登记籍贯,或登记的不是江西、吉安府,所以官府凭朝廷黄榜按籍贯地方来各自统计,就容易遗漏。茶源村找到了尹清达的资历石碑和功名石,族谱上又有记载,尹清达的进士身份应是可以认下来的。尹相甲的资料少,府志县志无载,族谱上记的是“光绪己卯科一八七九年岁进士”,但“光绪己卯”朝廷没有开科取士,可见记载有误。从村中干打垒仓库墙基中发现的“己卯科岁进士”功名石,“己卯”以上为残缺。若不是“光绪己卯”,难道会是清代其他年代的“己卯”?也许他的情况与其父大致相仿,也许何处有误,面对清刻功名石碑,这都有待进一步考证。

尹清达、尹相甲“父子二进士”都没出外当实官,也许不一定是淡泊名利。因为咸丰十年即公元1860年,正是太平天国农 民 运 动高潮期,光绪年间也是社会动乱,官难当,风险大,何不躲进大山经营山田为妙?

历史上真有尹清达其人,查定祥等主修的《光绪吉安府志》,第24卷《选举志·贡生》篇之《永宁县》中有云:“张振崑、尹人杰、萧人瑞、尹大文、尹清达、贺国治(六人恩贡)。谢应暟(拔贡)。罗士坦、谢为珍、尹应聘、萧之英、吴纶章(俱岁贡)。以上咸丰。”这就有实证书证证明尹清达部分历史的真实。尹相甲系光绪年间人,此府志未收入。他是否真“进士”,还有研究的余地。

干打垒仓库墙基中还有好几块石碑被屋墙压在地基下,外边没显出字来。也许要待干打垒仓库全拆毁之后,把这些石碑翻出来,看看上面有没有刻字,刻的什么字,才能最终解开尹清达、尹相甲“父子二进士”之谜,甚至茶源古村之谜。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