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健货币政策更强调“适度” 应对不良资产上升压力 央行银保监会接连发声 下半年金融政策路线图显现

上半年金融数据出炉,相关金融监管部门也接连发声。10日,央行举行2020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11日,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在官方网站发布答记者问,为市场勾勒出下半年货币政策、金融监管政策的要点。

根据央行、银保监会相关人士的表态,下半年,政策将继续引导金融对实体经济领域加大支持力度,更大力度让利实体经济,加大薄弱领域金融支持力度。稳健的货币政策将更加灵活适度,并在“总量”和“价格”上更加强调“适度”。而针对银行、保险业面临的突出风险与挑战,银保监会将切实提高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能力水平,做好不良贷款可能大幅反弹的应对准备。

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持续加大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末,广义货币(M2)余额213.49万亿元,同比增长11.1%,连续4个月保持两位数增速;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20.83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6.22万亿元;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2.09万亿元,同比多增2.42万亿元。

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表示,上半年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比较大,而且在持续加大,具体表现就是总量指标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明显高于去年,全社会流动性合理充裕。

而金融支持实体的结构也在持续优化。据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介绍,截至5月末,普惠小微贷款余额12.9万亿元,同比增长了25.4%,增速高于人民币各项贷款的增速12.2个百分点。制造业中长期贷款余额为4.28万亿元,同比增长19.6%,增速创2011年2月份以来新高。与此同时,商业银行对房地产行业新增贷款占各项贷款增量的比例在今年1至5月已经降到25%。

展望下半年,政策将继续引导金融对实体经济领域加大支持力度。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11日在答记者问时表示,银保监会督促银行保持利润合理增长,做实利润、用好利润。要更大力度让利实体经济,加大薄弱领域金融支持力度。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增量、扩面、提质、降本”。同时积极服务重点领域和重大项目。引导资金更多投向制造业、基础设施等重点领域。

阮健弘也表示,央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发展、社会发展的各项工作,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扎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好“六保”任务。

稳健货币政策更加强调“适度”

10日举行的2020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也向市场明确释放出下半年货币政策走势的信号。

央行货币政策司副司长郭凯表示,货币政策立场仍然是稳健的,并且更加灵活适度。“我们现在更加强调适度这两个字,适度有两个含义:一是在总量上要适度,信贷的投放要和经济复苏的节奏相匹配。二是在价格上要适度,一方面要引导融资成本进一步降低,向实体经济让利,同时也要认识到利率适当下行并不是利率越低越好。”

光大证券研究所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表示,货币投放将由“总量充裕”向“总量适度”转换。通过改革办法推动存贷款利率进一步下行,不再过分需要通过“公开市场操作—MLF(中期借贷便利)—LPR”的传导机制,也不再过度需要通过降准来推动负债成本下行。未来资金端宽松的政策举措强度和频度均将减弱。

业内人士也表示,相比总量型工具,结构性货币政策在下半年将发挥更大“精准滴灌”的作用。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表示,未来更长时间内,“稳货币+宽信用”的组合调控模式不变,这也是与提升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效率相吻合的。更多创新直达的工具将用于“信用扩张”,进而稳定总需求。目前,存款准备金率和利率均有下调空间。注重精准直达后,全面降准的概率虽然大幅下降,但定向或部分降准年内或有1-2次。

针对疫情特殊时期推出的特殊政策,郭凯也表示,前期特殊的、阶段性的政策在完成使命后将退出。据他介绍,今年疫情以来,我国货币政策有两个主线:一个主线是正常的货币政策的逆周期调节,通过总量、价格、结构工具来提供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使货币信贷能够为经济复苏提供足够的支持。另一个主线是针对疫情出台的一些特殊的、阶段性的货币政策工具。“这些措施都是针对疫情的特殊情况和不同的特点设计的,本身就是一个临时性的政策措施,它们是针对不同时点需要来设定的。当政策设定的情形不再适用的时候就自动退出了”他说。

提高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能力

尽管当前我国金融市场整体运行平稳,重点机构和各类非法金融活动的增量风险得到有效控制,但面对内外部环境的变化,我国金融领域也暴露出一些潜在风险,加大力度防范化解相关金融风险已经成为监管部门的共识。

监管部门对银行保险业未来一段时期内潜在风险已经密切关注。据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介绍,当前银行业、保险业面临的突出风险与挑战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不良资产上升压力加大。今年年初以来账面不良贷款余额虽然增加不明显,但预计在今后一段时期不良贷款会陆续呈现和上升。第二,部分中小金融机构问题较为严重。第三,部分市场乱象有所反弹。一些高风险影子银行死灰复燃,有的以新形式、新面目企图卷土重来。企业、住户等部门杠杆率上升。部分资金违规流入房市股市,推高资产泡沫。第四,违法违规行为时有发生。

该负责人强调,必须做好不良贷款可能大幅反弹的应对准备。首先,进一步做实资产分类。与此同时,要继续加大处置力度,今年不良资产处置金额要在去年基础上合理增加,降低拨备覆盖率释放的资源必须全部用于处置不良。综合使用核销、清收、批量转让、债转股等手段,做到应核尽核,应处尽处。试点开展不良资产批量处置,总结经验后逐步推广。

针对近期个别信托公司风险处置过程中有关投资者、消费者的问题,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表示,“这几个风险处置案例相关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正在研究方案,人民银行也在紧密配合。”孙天琦指出,要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压实相关金融机构和相关股东的主体责任。同时依法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保护这些投资者的知情权、公平选择权、财产安全权、求得赔偿权等合法权益。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